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长篇纪实散文《我爱我父母》第3章

长篇纪实散文《我爱我父母》第3章


来源:中国ManBetX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第03章
   
   万幸来源于认真,让上下担心的这位转走的病人,通过两次核酸检查,已经排除新冠肺炎,听了上级的反馈,每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悬在咽喉部的心慢慢回到胸膛。
   有了这场虚惊,同事们更加小心谨慎了,每走一步都步步扎根、步步为营,每个操作都一丝不苟、一板一眼,唯恐有针鼻恁大的洞,露出斗大的风。一天很漫长,气氛很沉重,同事们就这样全副武装、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这天我起床很早,出了门,还是漆黑一团,走到医院,广场站满了人,不知事由,就趋步向前,领导站在队列的前面给大家讲着话。稍事问了几句身边的人,才知道医院派人去驰援疫情重灾区。我想,县级医院就派人去了,疫情不容乐观。想到此,心理的阴云徐徐笼罩起来。我离开人群,广场离急诊科数十米,足足走了很长时间。内心的忧怛搔挠着我,我担心孙子、父母、家人的健康,也关心全国人民群众的安危,因为社会是个大家庭,传染病不分地区,不分种族,不分贵贱,只要有机会,这个魔鬼就要侵染你、啃噬你、毁灭你,说不可怕,实属精神的伟大。
   一天一天地过去,疫情没有缓解,我仍在老宅里自我“隔离”着。忙碌了一天,吃过晚饭,身体有些疲乏,歪在床上,读了几页书,眼睛就饧涩起来,困意来临,眼光黏滞,字迹有些恍惚。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放下书本,顺手摸到手机,一看是妻子打来的,我惺忪着眼听妻子紧张不安地说:
   “孟杰去武汉了。”
   孟杰是我的女儿,在市妇幼保健院工作,是一名护理人员。猛然听到女儿去了武汉,我的困意即刻销声匿迹了。一骨碌爬起来,没有顾得披衣,也惊讶地问妻子什么时间去的。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女儿竟敢到疫区去,我站在人群里目送我们医院的医务人员驰援疫区,女儿也正在周口和众多逆行者一道接受领导检阅。
   这一夜我几乎是浑浑噩噩过去的,一夜下来,我更疲倦了,脑子蒙蒙的,思绪懵懵的,也像往常一样起了大早向医院走去。走到沙颍河岸边,熹微的晨光把河两岸的景物映衬得影影绰绰,风仍没有暖意,河流静静地淌着,要说最喧嚣的是枝头的鸟雀,它们杂乱的叫声被寒风吹碎,飘在河里,泛起粼粼的波光。
   不知鸟类在疫情时期的感受,听它们彼此的叫囔声,我推测它们也在关注着人类的兴衰和胜败。
   过了大桥,下到河北岸,一尊华佗雕像屹立在河岸的空旷处,我趋步向前,伫立在华佗神像跟前,深深地给这位千百年来人们敬仰的神医鞠了三个躬,想让他伟大的医术和灵魂闪现当代人间,想用一种驱鬼的魔法把疫情扼杀掉。华佗再世,橘井泉香,我相信世间一定有一种仙草能够“克”住这种瘟疫,只不过人们还没有找到它。
   到了医院,一则不好的消息在人人之间口口传递着:
   “医院确诊了一位新冠肺炎病人。”
   确诊一位新冠肺炎病人,像一颗炸弹一样落在医院指定的地方。这枚炸弹落地开花,掀起一团蘑菇云,然后被狂风绞成齑粉,弥漫在四野的边边角角。当地的人民群众更加恐慌了,胆小者已有抑郁症状,总觉得自己已经感染上了这种古怪的疾病。
   病人仍源源不断地到达急诊科。急诊科和隔离病房近在咫尺,近距离接触患者的医护人员的图片不断在微信群里激励着大家、鼓舞着大家,同时也让疫情在人们的心理增添了不少紧张的情绪。紧张不等于胆小,谨慎不等于懦弱,说话间又增添几例新冠肺炎病人,你说谁不紧张?谁不谨慎?发热有太多的原因,新冠病毒是个肉眼看不见,赤手摸不到的玩意儿。万一漏掉一个真正的患者,对己对人对社会就没法交代了,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人言可畏,更何况自己又做错了事情,酿下大祸,唾沫星子还不把你淹死。谁敢说不紧张!谁敢说不谨慎!因为是凡尘的医生,不是下凡的神医。
   常言说,光阴似箭,时间如白驹过隙,那些天,我感觉过得很慢,时间好像得了脚疼病,踽踽不前,春天一直没有来到人间,没有绿到沙颍河两岸,因为河岸的柳枝一直蔫着儿,即便有风拂过,也没精打采地摇晃几下就低头闭目了。
   时间的快慢我们不去聊它,快慢是自然法则,只是给不同心情的人的感觉不一样罢了。同事们说,衣服宽大了,身体瘦了不少。有人说,只要疫情消失,别说瘦了不少,就是重病一场也心甘情愿。
   那天晚上下班,我没有回家住,独自在医院转了几圈,心情和天气一样,阴沉沉的。回到值班室,打电话怕女儿穿着防护服接听不方便,就在微信上给远在外地的女儿写几句话。女儿所在的医院有个公众号,宣传医院建设和一些公益知识,女儿去疫区服务也在公众号上宣传,我写的几句话也一同和女儿的大无畏精神一起在公众号上流传。女儿和一些无私无畏的抗疫英雄一起被民众传颂,不料被记者看到了,就把女儿的事迹搬到“周口日报”和“周口晚报”上宣传,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周口地区都在阅读并传播着女儿的事迹,尤其认识我和妻子的人,从天南海北打来电话慰问女儿的情况,并诚心诚意地夸奖我和她妈教育有方,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女儿。我听了亲朋好友们的称赞和颂扬,一时哽咽了。一方面是我对女儿的抚养太少,因为女儿在她姥家一直长到上小学才回到我和她妈身边;一方面是为女儿身在疫区所担心。
   在此,让我最内疚的是,至今仍没有对报道我女儿事迹的周口日报社记者郭坤和实习生王飞宇当面致谢一声。我想时日不会亏待任何人,一定会有见面感谢的机会,尽管他们心宽如海,忙碌如梭,但感激的心潮一直在我心河的岸边拍打。
   女儿在疫情重灾区武汉为民服务,我是高兴的,也是担忧的,复杂的心绪交织在一起,驱使着我和家人更加努力工作,为疫情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
   父亲按照上级部署,把诊所关了门,和大家一道挨家挨户给每位居家者测量体温并记录在册;母亲在家不断地说孙女真胆大、真勇敢;妻子也不止一次地说女儿是优秀的、是善良的,没想到平时看着弱不禁风,真到风口浪尖上,还真中,为自己和家人长了脸。因为女儿的童年是在她姥家度过的,村里人都认识她,现在是信息时代,很快她姥家也人人知晓了女儿的事迹,一时成了人人说疫情的主要话题。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爱我父母”的就从这个梦说起吧。


·上一篇文章:长篇纪实散文《我爱我父母》第4章
·下一篇文章:长篇纪实散文《我爱我父母》第2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www.z5ki2.com/news/geyao/2257105974DJ8596565IDIAE32F29.htm




友站链接

友站链接

友站链接